末光界

嗯……懒癌晚期,随便勾搭嗯

我想要的只有你

大概……这是第一篇发出来的文,感谢 @蕉槟梦 梦梦给我的梗23333
巨ooc!写的巨烂!
慎入!!!
(但我还是发出来了╮(╯▽╰)╭)

     大约晚上八点左右,金坐在诊所的电脑前无聊的浏览着各种网页“哇,《天涯原谅刀》更新了!”
“诶,《废材召唤师》新章出来了!!”这位金发少年激动的大喊大叫,小小诊所里回荡着他一个人的声音。
      在金刚刚准备再为另一部小说更新而欢呼的时候,诊所的大门伴随着轰隆一声被踹开了,一个戴头巾的男人抱着手臂有些一瘸一拐的走进来,他的脸上还有些淤青,然后看都没看直接坐在诊所的沙发上
     “小鬼,别叫了”那人的声音有些沙哑
     “雷狮?”金看向沙发的方向“你又和别人打架了?”说着便急忙向雷狮的方向跑去“右臂上那么大一条口子!两臂皮肤上还有细细小小的划痕,脸上的淤青!雷狮你也太不小心了吧!”金有些不满的撇撇嘴“还要不要命了!”说着给雷狮处理起伤口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小鬼你担心那么多干嘛,我可没那么容易死……”  
       “少来,也不知道一开始某人的命是谁救的。”金翻了个白眼
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这小鬼,只有嘴皮子功夫厉害。”雷狮看着金说道,明明是嘲讽的语气可他的嘴角却在微微上扬。
          金第一次遇见雷狮,是在一个小巷子旁。金刚刚从自己的私立诊所出来正准备回家,离开了诊所后还没走多远,他便在小巷子旁看到了雷狮,他浑身上下都是伤口,那根头巾也破碎不堪,可他却是慢慢走出巷子,然后猛然向前倒去,金连忙用他的身子去接着雷狮“好沉”金小声说道,然后一摸他的背部 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血!
        “好重的伤!”金被震惊了,片刻之后便小心翼翼地把雷狮带回了诊所治疗。
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凌晨,雷狮醒来后看见自己躺在病床上,床边坐着几乎劳累了一晚上昏昏欲睡的金。
         “是你救了我?”雷狮轻轻开口,发现嗓子像是被撕裂搬的痛。金虽然昏昏欲睡,但雷狮的这轻声还是传进金的耳朵里,金抬起头,揉了揉眼睛“哈欠~你醒了啊……我为了处理你的伤口花了一晚上时间……哈欠~”“为什么救我,这似乎对你没好处。”“因为我是医生啊,姐姐说不能见死不救的……”金努力撑起沉重的眼皮看着雷狮:“……既然你醒了,那就没有生命危险了……哈欠~我先休息会,记得别乱动,会很痛的……有事叫醒我就可以了……我对我的医术还是……很……有自信的……”“等等,你……”还没等雷狮说完金两眼一闭,往床上一趴,睡了过去。
       但雷狮忍着剧痛撑起身子,从床上坐起打量着这位“救命恩人”:金的头枕着手臂,嘴巴一张一合,嘴边还有被留下来的口水黏住的金色发丝,他的脸蛋随着嘴巴的一张一合也变得一鼓一鼓的……“果然还只是个小鬼,不会还只是个未成年吧,不过,这副样子还挺有趣。”雷狮心想,然后突然感到嘴角一阵疼痛……
        那一天,雷狮并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扯到了嘴边的伤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自那以后,雷狮成了这间小诊所的常客,和金也越来越熟,每次都会带着大大小小的伤过来,衣服穿的也越来越高级,但伤也越来越重,有时候甚至有枪伤,金虽然不知道雷狮到底是干什么的,但也隐隐约约猜出了一些,因此,金老是对雷狮进行“教育”,而雷狮虽然不耐烦却依旧听完了金的唠叨。
          下午,金坐在诊所里盯着雷狮半年前送给他的手机的显示屏发起了呆,他已经好几个月联系不上雷狮了……金皱皱眉头,心想“不会,出什么事了吧?不不不,应该不会!雷狮他很厉害的!”金摇摇头,下意识否定了自己关于雷狮出事的想法。正当金准备喝口水冷静冷静的时候,“叮咚”一声的短信提示音传来,这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,但语气金可绝对陌生不了“小鬼,立刻离开诊所,晚了我可救不了你”金看完这条信息想都没想披起外套抄起手机就往外跑,虽然他很奇怪为什么雷狮要来救他,他明明没有危险,但雷狮肯定不会害他就对了。
         金快速跑出诊所,就在他跑到他与雷狮第一次见面的小巷子旁边的大路上时,一坨凶神恶煞部分手里拿枪的家伙围住了他“你就是金?”金一看就知道那不是好人,于是急忙摇头“诶诶,你们认错了吧,金是谁啊?”那里面貌似是领头的走了出来,拿着金的照片在金面前晃悠“别想唬我们,据说你之前和雷狮的交情不错,正好用你来威胁威胁他,要他知道,我们,可不是好惹的”说罢,他招招手,就有两个混混走上前来,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他们还没出手,就被金踢倒在地,凭着小时候秋姐教金如何打架的记忆,金和几个小混混打起来还是不落下风,而拿枪的又不敢开枪怕伤了人质,但在金的后方,有一个阴险混混掐准了时期,冲上去拿着有迷药的毛巾强硬的捂住金的口鼻,虽然也被金的一个过肩摔放倒,但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起来,浑身上下渐渐失没了力气瘫软在地“只能这样了……对不起啊,雷狮”失去意识的前一秒,金有些遗憾的想。
         周围马上有一个人上前想去把已经失去意识的金抓住,只不过他还没碰到金,就听到几声枪响,然后便看到自己的手上溅起了血,最后都疼的倒地上哇哇大叫,而金还好好的躺在那里,甚至白大褂上都没被溅上血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谁?!”那个领头的向后看去,却没看见一个人“鶸,看你前面”雷狮的声音伴随着摩托车的声音从远而近,在撞倒了金身后的无数混混后,又将车撞向另一边,快速跳离摩托,使摩托直接讲那边的混混撞在墙壁上,而本人落在了金的正前方,将躺在地上的金护在身后,“呵,我以为会是什么厉害的家伙呢,不过是一群无名鼠辈,上次吃的教训还不够?”雷狮扭头看了一眼金,确认他无事后又转过头来轻蔑的看了一眼那个领头的“你敢放肆到我头上来,打了我的人的主意,那么……就没必要留着你了”“和他废话什么,开枪啊!”领头的拿起枪就准备开始扫射,可是他还没扣下扳机,自己的手指就被
子弹射断了,其他小混混见他们的老大成这样,自然也是吓到不敢开枪,雷狮转身抱起地上的金,渐渐走远。
       “卡米尔,全解决了,不要留活口。”通讯设备另一端的卡米尔拿着狙击枪点点头,对着手下下了命令……
         金醒来时,自己正躺在医院病床上,床边坐着雷狮,当金迷茫的睁开眼时,雷狮真撑着脸看着他,“小鬼,我回来了,这次可是我救了你,我的报酬呢”“雷狮!!!欢迎回来!!我超想你的!诶……报酬?可是姐姐说,救人不需要报酬的啊?”说完金挠挠脸,有些疑惑的看着雷狮。“不求回报是你们好人那套的,我可不是什么好人”雷狮的嘴角微微上扬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必担心,我想要的报酬很简单,那就是——你”

感谢看完……嗯……谢谢!

评论(2)

热度(25)